无锡中院:破产受理前一年内为无财产担保新债务提供的担保能否撤销?
来源: “文丰律师”微信公众号   发布时间: 2022-02-23 13:22   243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无锡中院:《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是指债务人对自身的既存债务追加财产担保的行为。如果债务人自身负担债务的行为与其提供财产担保的行为同时发生,则债务人提供财产担保的行为实际上获得相应担保对价,属于事先担保或者同时担保,不适用《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可撤销情形。


阅读提示
债务人在破产受理前一年内为第三人新设立的无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是否符合《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可撤销的情形?

案情简介

2017年9月6日,恒丰银行泉州分行与五洲集团签订《综合授信额度合同》约定由恒丰银行泉州分行向五洲集团提供5000万元最高授信额度,授信期间为2017年9月6日至2018年9月5日,龙工公司等8人作为保证人为该协议项下债权提供担保。同日,龙工公司与恒丰银行泉州分行签订《最高额抵押合同》约定龙工公司以其名下的房地产为上述授信合同提供抵押担保,担保的金额为5000万元,担保期间为合同约定的最后到期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两年内。2017年9月20日,龙工公司将其名下共计23处房产在无锡市国土资源局办理了抵押登记,并注明债权确定期间为2017年9月19日至2020年9月19日,恒丰银行泉州分行取得对应的23份《不动产登记证明》。2018年8月11日,法院裁定受理债权人丁倩、戴杰对龙工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


相关法律法规、司法解释

《企业破产法》

第三十一条 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涉及债务人财产的下列行为,管理人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予以撤销:

(一)无偿转让财产的;

(二)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进行交易的;

(三)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的;

(四)对未到期的债务提前清偿的;

(五)放弃债权的。


法院裁判
无锡市新吴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
本案中,一审法院于2018年8月13日受理了龙工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龙工公司于2017年9月20日为五洲集团与恒丰银行泉州分行的5000万元贷款用其名下的案涉23套房产提供担保。案涉房产的抵押登记发生在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
五洲集团未举证证明已就龙工公司在2017年度提供的担保支付了对价,且五洲集团与恒丰银行泉州分行之间的贷款并无其他财产担保,故龙工公司在2017年为五洲集团的借款设定的案涉房产抵押系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该担保使得恒丰银行泉州分行对龙工公司的抵押财产享有优先受偿权。恒丰银行泉州分行一旦行使担保物权,必然涉及到抵押物的转让和处分,虽然龙工公司可以据此取得对五洲集团的追偿权,但因恒丰银行泉州分行行使担保物权的基础是五洲集团没有清偿能力,在该情况下龙工公司的追偿权无法实现,结果将导致龙工公司的责任财产减少,损害其他债权人的利益。判令撤销《最高额抵押合同》及抵押登记。
无锡中院二审认为:第一,本案不属于“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是指债务人对自身的既存债务追加财产担保的行为。如果债务人自身负担债务的行为与其提供财产担保的行为同时发生,则债务人提供财产担保的行为实际上获得相应担保对价,如银行贷款。本案中,龙工公司在受理破产申请前一年内因五洲集团向恒丰银行泉州分行5000万元贷款提供23套房产抵押,龙工公司提供房产抵押的行为显然不是对龙工公司或者五洲集团既存债务追加的财产担保,属于事先担保或者同时担保,不适用《企业破产法》第三十一条规定的“对没有财产担保的债务提供财产担保”可撤销情形。
第二,本案不属于“无偿转让财产”。无偿转让财产是以无代价或者实质上无代价的方式将债务人财产让渡给其他人。本案双方的争议实质为龙工公司为五洲集团5000万元贷款向恒丰银行泉州分行提供房产抵押的行为对龙工公司而言是否属于无担保对价或实质上无担保对价?本院认为,龙工公司管理人将本案中龙工公司为5000万元贷款向恒丰银行泉州分行提供房产抵押的行为归为“无偿转让财产”的意见于法无据,本院不予支持。一方面,从龙工公司自身角度而言,如果龙工公司以其提供的抵押房产承担了担保责任,则龙工公司将会享有对主债务人五洲集团的担保追偿权,即龙工公司提供房产抵押的行为并非无担保对价。担保追偿权属于法定权利,不能以担保追偿权的实际行使是否获得足额追偿为标准判定该担保追偿权是否构成抵押人提供抵押担保的足额对价。龙工公司提供房产抵押担保是恒丰银行泉州分行向五洲集团发放5000万元的前提条件,该5000万元进入五洲集团,此时五洲集团在负担5000万元贷款债务的同时拥有5000万元现金贷款,五洲集团资产状况并未恶化,即龙工公司基于抵押担保可能享有的担保追偿权所依赖的五洲集团资产状况在5000万元贷款发放前后并无恶化。至于龙工公司承担抵押担保责任后享有的担保追偿权,该担保追偿权是否获得足额清偿属于龙工公司提供房产抵押担保所应承担的正常法律风险,虽然龙工公司承担抵押担保责任的前提是五洲集团无法清偿到期债务,此时五洲集团可能处于无法清偿到期债务的财务困境中,龙工公司在实际履行抵押担保责任后享有的对五洲集团的担保追偿权实际也难以获得清偿,但是龙工公司不能以担保追偿权的实际行权效果否定其提供抵押担保实际获得担保追偿权作为担保对价的事实。另一方面,从恒丰银行泉州分行的角度看,龙工公司提供的房产抵押是恒丰银行泉州分行向五洲集团发放贷款的前提条件或者贷款对价,如果没有龙工公司提供的房产抵押,五洲集团将难以获得恒丰银行泉州分行的5000万元银行贷款。如果以龙工公司事后行使担保追偿权能否获得足额清偿作为龙工公司抵押担保行为是否应当撤销的标准,则势必导致金融机构正常经营的交易预期无法确定,并造成金融秩序的混乱状态。故龙工公司管理人认为,龙工公司提供抵押担保的行为属于“无偿转让财产”的意见,本院亦不予支持。改判撤销一审判决,驳回管理人诉讼请求。

案例来源
恒丰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泉州分行与无锡龙工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管理人破产撤销权纠纷
案号:(2021)苏02民终488号

裁判日期:2021年05月14日


文章转自:“文丰律师”微信公众号  侵权请通知删除!